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 专家风采 >

王振义:让癌细胞改邪归正
日期:2018-08-02    浏览次数:

 
相关新闻 
人物简介
1924年出生,祖籍兴化。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。我国著名的血液学专家,瑞金医院终身教授,中国血栓与止血专业的开创者之一,被誉为“癌症诱导分化之父”,开创了白血病和肿瘤的诱导分化疗法,在国际上首创用国产全反式维甲酸治疗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。
94岁的王振义院士在办公室接受本报记者专访。
刘峰 王玟瑄摄
编者按
    四十载筚路蓝缕,四十载春华秋实。波澜壮阔的中国改革开放大潮,书写了国家和民族发展的壮丽史诗,也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,今起,市委宣传部联合采访组统一推出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泰州杰出乡贤特别报道。
    □本报记者 刘峰 实习生 王玟瑄 
    步伐矫健,精神矍铄,思维活跃,语如钟声,如果不是事先知晓,怎么也看不出王振义院士已是94岁高龄。王院士每天仍会到办公室“上班”,与小字辈交流经验,为他们答疑解惑;还坚持每周四查房,跟病人亲密接触,排忧解难。在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,让我们走近他,了解他的故事。
    真正的药神
    记者:最近热映的电影《我不是药神》讲述的是白血病患者饱受高价药格列宁煎熬的故事,格列宁一度价格很高,好多患者吃不起。这部电影放映期间,有读者特地为您制作了一段视频,称您为真正的“药神”,说您研究的治疗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的药物全反式维甲酸只卖13元,而且没有申请专利。
    王振义:维甲酸这个药物非常便宜,最初只有我们瑞金医院有,13块钱一盒30粒,可以吃10天,大约服药一个月病情就可以缓解了。当时需要买全反式维甲酸的全国各个地方的、外国的都找我们买。美国180美金,我们13块钱。一直到五年前都是这个价,后来有关部门规定医院不能造药,医院就不生产了。
    厂家一开始也不愿意生产因为利润太低。现在只有山东一家厂家生产,卖290块10粒,这跟我们医院当初生产的价格就无法相比了,但是厂家要赚钱,要维持生存。
    记者:当年您有没有想过要申请专利?
    王振义:从来没有想过。作为一个医生我研制一个药物就想快点治疗病人,研制出的药应该属于全人类。 所以就在很短的时间内全反式维甲酸向全国推广,我的学生出国时,也把药带过去。有人说你这样不是吃亏了吗,但治疗治愈更多的病人是我们占了大便宜。
    我有我的工资,我不想为这个事情发财,这就是一个道德的问题。我们受到的教育,学校里受到的教育、社会上受到的教育和共产党的教育都是医生要将病人放在第一位,不能额外的要钱。
    给你看看这是我1948年在震旦大学毕业时的宣誓词,上面第二条:“余于病者当悉心诊治。不因贫富而歧视,并当尽瘁科学,随其进化而深造,以期造福于人群。”第九条,“余于正当诊金之外,绝不接受不义之财。”
    我拿国家的工资,现在医院还给我特别补贴。除了这个钱之外,别的东西我不去想,我觉得我拥有这些已经够了。所以也没有申请什么专利,也没有拿过药厂的钱。
    宣战白血病
    记者:您是1959年35岁时开始向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宣战的,当时这种病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,您为什么要研究这个病?
    王振义: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是白血病中最为凶险的一种,相比其他血癌类型,虽然它发病率并不多,但发病急骤,恶化速度惊人,死亡率很高,通常从发病到去世不过一个星期,甚至只有两三天,根本不给医生留一点时间和机会。可以说自从做血液科的医生以后,一直碰到这个问题,所以就决心要研究这个病。
    记者:1960年,您从医院调到基础部,搞病理生理研究,后来教法语、搞教改,下放农村,度过了近二十年的时光。现在回首,您怎么看待这段经历?
    王振义:这是我人生中一段难忘的经历,虽然生活比较艰苦,但我没有浪费时间,搞病理生理研究,使得我更相信更清楚一个疾病的发生发展机制,有助于我认识疾病、治疗疾病,做一个真正的医生。如果只知道看病不知道什么道理,不研究,他是一个医匠,只知道是补,不知道补的东西你应该用什么材料,或者你不知道它什么原因,你根本就补不来。(下转02版)
    (上接01版)在乡下当赤脚医生时我就学草药。可以说,这近20年的时光对我来说是一种积淀。
    人生重大转折
    记者:我了解到,在1978年,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(APL)成为您的研究重点之一,之后取得一系列的研究成果。1978年正是改革开放第一年, 这一年在您的人生历程中有着什么样的意义?对您的人生有什么影响?
    王振义:当然是一个很大的改变。1978年改革开放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点。
    首先,没有政治问题的干扰,自由了,环境稳定。条件逐步改善了,研究工作得到真正的尊重。我开始专心研究白血病的解决方案。
    这一年,我从外文期刊里了解到,以色列专家1972年已在小鼠实验中证明,白血病细胞能在一定条件下发生逆转,分化成熟为正常细胞。就像自己的孩子中有一个变坏了,家长是打他呢,还是教导他?过去的治疗方法就是使用化学药物毒死它,正常细胞也因之受到严重的损害。“诱导分化”就是劝导他